2020年度玉米市场大猜想:分三步走,最终迎来主升浪

发布时间:2019-12-04 08:07:03

  总体来说,2019年的玉米行情由两波行情组成;一波春季上涨,一波秋季下跌。

  第一波上涨是从2月25日开始的,其低点为1792元/吨。此时,粮源基本由农户转移至贸易商手中,而拍卖粮推迟至5月份,在“青黄不接”且加工旺季的驱动下,由政府托市收购直接点燃市场热情;上涨行情持续至5月29日,高点为2035元/吨,涨幅243元/吨(+14%)。

  第二波行情是以下跌为主基调,从5月底开始逆转并延续至今。其转折因素是:期货高溢价,政策粮拍卖,以及小麦收割季节性压力。步入8月份,市场面临新玉米的收割压力,并且饲料消费因猪瘟处在低迷状态;如此,市场出现一轮快速下跌,并在9月30日创出了阶段性低点(1831元/吨)。其后,大连玉米出现了1个月的小幅反弹,其触发原因是:新玉米集中上市的推迟至11月下旬。

  自11月份起,玉米市场呈现振荡下行的态势。这是一波由消化新玉米集中上市压力而产生的。可以说,这是一波最后的下跌行情,以寻求何时何地为底部;并为2020年的上涨奠定基础。

  重要事件及时点分析

  1.中美贸易谈判对市场的影响

  中美谈判经过一年多的反复,如今似有乐观进展。据说,在12月份两国有可能达成“第一阶段”协议。据商务部称,中美双方正就取消加征关税幅度进行深入讨论。

  就玉米市场而言,其主要关注点在于:中国是否会扩大美国玉米和高粱等谷物的进口,以及是否取消互征的进口关税。若是如此,不单会在心理上,也会在实际上对玉米市场形成冲击。

  当前,中国玉米的年度进口配额是720万吨。因此,相对国内玉米庞大的消费量而言,有限的进口冲击多为心理方面。从价格而言,若中国取消进口美国玉米25%的关税,那么,美国谷物的比价优势还是相当突出的。以近期CBOT数据测算:美国玉米进口完税成本在1800元/吨以内;相比,广东蛇口港平舱价在1960—1980元/吨,进口利润可达180元/吨。另外,乌克兰玉米2月/3月船期人民币报价低至1700元/吨以下。由此可见,进口冲击也是实实在在的。

  2.集中上市是当下的主要矛盾

  供给与需求总是一对矛盾,谁占主导地位将决定着当下的心态与趋向。据国家粮油中心数据,截至11月10日,东北售粮进度10%,华北售粮进度18%。可见,今年新玉米集中上市的时间比往年推迟了10—15天。即:从本月下旬开始,东北玉米会逐渐放量。因此,集中上市压力有待消化。

  据USDA报告,今年我国玉米产量为2.54亿吨,同比下降333万吨。即便产量微降,但作为季产年消的特点,农产品(000061,股吧)一次性供给使得短期销售压力较为集中。今年农历新年是1月25日,比去年提早些,因而春节前农户售粮时间短,供给压力会相对大些。可以说,这是新粮上市的第一个冲击波。

  第二波较大的售粮高峰应当在4月播种之前的3月份。随着气温回升,基层农户保管不易,剩余粮源将为春季播种变现(购买种子和化肥等)做准备。

  从需求方面看,年底是传统的消费旺季。一方面,是节前饲料需求较强,因牲畜存栏较多。然而,至今生猪存栏量只是有所企稳,饲料需求尚无法达到强劲状态。另一方面,年底也是淀粉深加工企业的生产旺季。但是,目前玉米价格成本偏高,华北淀粉生产效益长时间处于亏损状态。

  依传统规律,年底因消费旺季,大连玉米易于产生一波上涨行情。然而,今年年底可能处于一种“旺季不旺”的状态。如果没有政府托市,凭借自身消费力度很难形成一波像样的上涨。

  3.政策收购与国储拍卖对市场的影响

  每当市场低迷之时,政府部门的托市收购均会改善供给和刺激需求,并引发一波向上行情。

  例如:2017年11月份,随着国储在东北启动托市,叠加冬季消费旺季,由此引发了一波长达2个月的上涨。2019年2月,由于价格低迷,国储开始收购农户玉米,这种托市行为直接导致了玉米价格上涨,涨势于5月底结束。看来,国家收储对市场的影响还是蛮大的。

  另一方面,国储拍卖会对市场构成压力。例如:今年5月底,临储玉米开始拍卖,直到9月底为止。在此期间,玉米市场呈现出振荡回落的局面。

  然而,随着国储玉米库存的减少,市场心态已经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。

  2016年底,国储库存有2.36亿吨,2017年底降至1.79亿吨,2018年底又降至7900万吨水平。今年拍卖从5月开始至10月结束,共成交了2241万吨。如此,国储剩余量约为5700万吨。可以说,这个库存量偏少。当价格处在低廉之时,国储应当会进行补库。一旦,国储在低位介入,基本就能确定:这个区域就是底部价格了。

  4.猪周期演变对饲料消费的影响